暗恋多年的心上人患病住院,她亲自为手术主刀才发现他隐瞒十年的“秘密”…..!!

14803222151536.jpg

1

秦安臻坐在电脑前,右手点击滑鼠的同时,头也不抬地问道:“哪里不舒服?”

来人落座,一个颇具质感的低沉嗓音缓缓响起:“腹痛,发热。”

秦安臻心里还在盘算著还有十多个病人才能结束上午的门诊,听到这个声音,她低垂的眼帘微抬,一张男人的脸庞,印入瞳孔。

这个角度,刚刚好,入目便是来人的整张脸。

在陆皓看不见的地方,那双形状完美的嘴唇,不自觉地咬紧了。

秦安臻的心仿佛被一个巨掌给狠狠揪住了!

无数次的夜半梦醒,她忘不掉的脸庞,终究,再次出现了。

岁月待这个男人真的是厚爱。

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很好看,薄唇、细眉、挺鼻,每一处都精雕细刻。特别是那双黑亮狭长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灿烂夺目。可眼下,那双眼睛,却没有丝毫温度。甚至还带了点对陌生人的审视。

因为持续的腹痛,陆皓并未觉察到秦安臻的异样,他看着眼前戴着蓝色医用口罩,头发盘在脑后,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的年轻女医生,开口调侃了一句:“我是不是要死了?”

这话里的兴味,令秦安臻回神。

“躺下,脱裤子。”

男人眉头微挑,依言而行。

秦安臻跟着站了起来,撕开一副医用手套,边朝手上套著,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心头的那份压抑,终于消停了。

陆皓躺在检查床上,因为疼痛,眉头蹙著。

“不是让你脱裤子,怎么,一个大男人的,还害羞?”伴随着秦安臻清冷的声音,陆皓分明觉得,这个女医生来者不善!

话音落下,一双手重重地按上了男人的腹部。

一声惨叫,在检查室里响起!

2

对秦安臻而言,急性阑尾炎真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术了,用麻醉师赵朗的话来说那便是,任何手术,都没有能够难倒秦安臻的!

没错,阑尾炎真的是微不足道,可是,这也得看手术对象是谁。

毕竟是被秦安臻放在心头惦记了十年了的人,第一刀下去的时候,秦安臻的手,竟然抖了。

当然,经历过几千台手术考验的秦安臻,迅速就恢复了冷静,这个小手术,完成得漂漂亮亮。

收拾器械的时候,赵朗跑到秦安臻面前,低声问道:“熟人?”

“不是。”秦安臻一口否认。

“少来!”赵朗切了一声,双手麻利地将器械归拢,轻飘飘地撂下一句话:“你记了这么多年的人,由你来开肠破肚,感觉如何?”

秦安臻抬起头,迎向赵朗的目光,脆生生地回答:“棒极了。”

闻言,赵朗长叹了口气,颇有一番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说道:“不就是个男人,至于嘛!”

是啊,不就是个男人,一个比其他男人要长得更好看些的男人,可秦安臻真的还就是放不下了。

一晃而去,十多年,她记挂着他,是爱,还是恨,既然渐渐模糊了界限。

忙碌的工作并没有给秦安臻太多悲天悯人的时间。刚从手术室出来,她又被临时拉上了另外一台手术,等彻底完成,已经是八个钟头之后了。

整个人,累成了一滩泥,可是,身体上的疲惫,却依旧无法掩饰内心对陆皓的渴望。

1302,是陆皓的病房号。

秦安臻扒拉了几口盒饭,胃口全无,索性将盒饭收好装进塑料袋,穿好白大褂,走出医生办公室。

“秦医生,还没回家呢?”路过护士站的时候,刚来的小护士热情地问。

“有点不放心,我再转一圈。”秦安臻停住脚步,随口答道:“对了,1302的病人,点滴完了没?”

小护士翻了下住院记录,俏生生地回答:“还十分钟就差不多了。”

秦安臻先是每个病房转了一圈,来到1302的时候,她踌躇片刻,拢了拢垂在耳边的碎发,推开了门。

3

手术室的无影灯明晃晃的,麻药还没有完全散的时候,陆皓脑袋里一个激灵,忽然就记起了十多年前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小女孩。

十年啊,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不对,应该是这么说,丑小鸭本来就是白天鹅。

她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秦安臻,秦朝的秦,安全的安,至臻完美的臻。”陆皓闭了闭眼睛,耳畔依稀响起十年前秦安臻那清脆的嗓音。

时光飞逝,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十个年头。

九月,A大。

新生动员会是这所百年高校的特色,和无数个走进象牙塔的新鲜人一样,秦安臻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从一座小城来到这个繁华的都市,秦安臻很快便融入了大学生活,并交到了几个知心好友。

“安臻,快看,男神!”正昏昏欲睡的秦安臻,忽然被人捏住胳膊,对方以一种格外激动得几乎要喊破喉咙的嗓音,急迫地表达着自己汹涌澎湃的感情。

的确,男神。

秦安臻承认,十年前的自己,的确是被“美色”蒙蔽,只不过就那么望了一眼,就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第一次的见面,秦安臻对陆皓印象深刻,惊为天人,并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

而陆皓呢,作为A大的荣誉校友,盛情难却之下,顺便去A大向刚进校的学弟学妹们讲了一些所谓的励志经历,他甚至压根就不知道主席台下坐着的几千个人里面,有一双格外热切的眼睛,正在捕捉着他的一举一动,并泥足深陷。

4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被秦安臻刻意压制着,她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大学生活中。

只是,世事太不能尽如人意。贫穷的生活,令她捉襟见肘。为了养活自己,顺利完成学业,秦安臻不得不奔波在各处打工和校园之间。

“叮咚——”秦安臻站在公寓门口,按响门铃,等了片刻,并没有人。她从兜里掏出钥匙,拧了几下,打开了门。

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秦安臻站在门口脱了鞋,仅穿着袜子,进了屋子。

家政小时工,打扫屋子的同时,顺带按照主人家的交代,准备点饭菜。只是,这家人似乎很忙,秦安臻已经来了将近一个月了,却一直没能跟主人家碰见。

这一日是个周末,秦安臻上完选修课后,急匆匆地朝公寓赶去,看看时间,已经比平时迟了半个多钟头。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在公寓打扫卫生,跟往常无数次一样,开门,脱鞋,进屋,忙碌。

一番忙碌下来之后,秦安臻的鼻头泛起一层薄汗,她满意的打量著四周,心里盘算著就剩下主卧没有打扫了,她抓紧时间弄完,下午还能赶回去在图书馆学习一会。

秦安臻在主卧门口站定,刚要伸手去拧门把,门竟然开了,一个人猝不及防地站在她的面前。

家居服,前额的头发耷拉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家政阿姨?”男人的声音慵懒,带着一点成熟男人独有的味道。

秦安臻愣在那里,傻傻地都忘了回答。

“12点开饭。”男人撂下一句话后,抬腿进了浴室。

半响,年轻女孩抬手揉了揉僵硬的脸蛋,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眉开眼笑。

能再次见到他,真好!

虽然,他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5

日子一天天过去,对于陆皓,秦安臻也多了几分了解。作为城中冉冉升起的一个建筑设计新星,陆皓很忙,忙到连坐下来安静吃顿饭的时间都极为珍贵。

秦安臻的厨艺本就很好,又因为对方是陆皓,她更是绞尽脑汁研究各类营养食谱,只为了给陆皓增加营养,虽然,他能够吃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秦安臻将虾仁菜心端上桌后,看见陆皓正站在落地玻璃前接听电话。窗外的阳光,柔和地打在他的身上,在榉木地板上折射出斑驳的光影。

白瓷盘里的虾仁菜心颜色诱人,秦安臻偷偷伸出手,沿着远处站立著的男人的面部轮廓,缓慢而坚定的描摹著。

陆皓在通话尚未结束的时候,忽然转身,秦安臻被抓了个现行,小姑娘的脸顿时通红,她讪讪地收回手,说:“陆先生,饭做好了。”

陆皓并没有发觉秦安臻的异样,对着电话交代了几句后,这才收了线。

“秦安臻,你下午有课吗?”

秦安臻刚想点头,却无法控制地答道:“没有。”

陆皓走到餐桌前,和秦安臻隔着一个西式餐桌的距离,语气淡然地说:“我下午要出差,想请你帮个小忙。可以吗?”

看着男人的眉眼,秦安臻重重地点了头。

6

摸著口袋里那张薄薄的卡片,秦安臻走进百货大楼。

说是帮忙,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也不需要费一点脑子,秦安臻需要做的,只是去百货大楼里,把之前预订的首饰拿回来放到公寓里就好。

珠宝柜台的装修,都是金碧辉煌,光彩夺目的。

销售员看见秦安臻,主动迎了上来。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的?”

灯光下,翡翠泛著冷光,秦安臻看着那价格,禁不住一阵心疼,这东西,足够她念完整个学业了。

“我们今天刚到了一批耳钉,很适合您,您要不要试试?”禁不住销售员热络的推荐,又或许是女孩子天生的爱美之心,秦安臻试戴了那副耳钉。

镜子里的女孩,青春,活力。

那副耳钉的价格,秦安臻自然是买不起的。

多年之后,秦安臻都不曾再次踏进这家珠宝店,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原本就不是公平的,有的人和事,注定是自己无法得到的。

一晃又是一周过去,结束了最后一门课的考试,大家都送了一口气,宿舍里都在讨论这个暑假要去哪里旅游。

“哎,小臻臻,你暑假去哪里?”

秦安臻边整理著书本,边说:“待学校。”下个学年的学费还没挣够,她需要尽快的攒够钱,以便于应付下一年的各项开支。

校园一下子变得格外安静,不需要上课后,秦安臻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除了在陆皓公寓的小时工,秦安臻又找了好几份工作,每天的日程排得满当当的,身体上的疲惫,令她竟然没有时间去想念陆皓。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秦安臻躺在宿舍的架子床上,还是会想,陆皓这会在做什么呢?

想着想着,秦安臻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有陆皓的样子。

7

“陆皓,这个周末,我爸爸有时间,你跟我一起回去见见他。”娇俏的女声响起的时候,秦安臻正端著托盘经过。

许是这个名字过于深刻,秦安臻留意了几分,果然,这个陆皓正是她认识的那一个。

“好。”男人应声的同时,秦安臻经过他们两人的身侧,她需要将托盘上的菜品,送到指定地点。

“小秦,你看你看,25桌那一对,俊男美女,尤其是那个女人脖子上的翡翠项链,今年的最新款式,老值钱了。”刚返回吧台,服务生小杜就开始对秦安臻嘀咕了。

秦安臻弯腰从吧台里拿出一个干净高脚杯放置在台面上,拧开混酒器,开始专注于调酒,并没有回答小杜的话。

小杜伸长脖子,紧盯着25桌的一举一动,并向秦安臻实时播报。

“啊啊啊,小秦啊,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遇上一个那样的男人啊!”

酒很快就调好,红黄蓝层次分明,秦安臻将高脚杯放在托盘上,终于开口说了话:“主管已经盯着你很久了。”说完,端著托盘就离开了。身后,传来小杜一声哀嚎。

秦安臻的步子很稳当,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这是身为服务生必备的素养,只是,脚上的高跟鞋令她觉得很不舒服,其实,她从来都知道,她和陆皓之间,差的不仅仅是年龄。

她和他,原本就不是一路人。

8

陆皓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弯著腰低声解释著什么。

他走了过去,听见那年轻女孩焦急地说:“抱歉,是我不小心,我会赔偿的。”

刚从端餐的时候,秦安臻被邻桌客人带来的小孩子撞了一下,手里的托盘一歪,酒水就洒在了女客人的裙子上。夏天浅色的衣裙上,顿时染了一大片污渍。

一同来的中年男人倒是没说什么,可这位女客人有点得理不饶人,尤其是听见丈夫对秦安臻的维护之后,更是怒火中烧,不依不饶。

陆皓听着秦安臻低声下气的道歉,忽然就冒出了一肚子无名火。

“这衣服多少钱,我十倍赔偿。”

光影绰约,秦安臻双手交缠放在身前,低垂著头,从陆皓这个角度望过去,能够看见女孩的发顶,有细碎的头发直愣在那里。

陆皓忽然觉得,秦安臻这幅样子,很像小时候自己养过的一只猫。

看着柔柔弱弱的,可一旦发起火来,也是尖牙利嘴的。陆皓很期待有能看见这小姑娘生气的那一天,可印象中,她总是这么柔弱得想要令人去呵护。

“陆先生,钱我一定还。”

陆皓勾起唇角,答道:“不着急,慢慢还。”

两个人相对站着,隔着一米多的距离,只听见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皓,可以走了吗?”

秦安臻独自一人站在过道里,光线明亮,看着那个带着翡翠项链的美丽成熟女人,挽上了陆皓的胳膊,两个人相携离开。

秦安臻眨巴了几下眼睛,鼻头一酸,没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大颗滴落。

陆皓,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秦安臻,收起你的一切可笑的不切实际的念想,好好赚钱。

9

日子波澜不惊地过著,第一场初雪来临的时候,秦安臻刚刚结束一场考试。她必须要在这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拿到第二年的奖学金。

至于那件裙子的钱,秦安臻也攒够了,并在昨天将钱装进信封,准备今天拿给陆皓。

收拾好书包,秦安臻前往公寓。

玄关处,放著一双男式皮鞋,秦安臻进了屋子,关门,脱鞋。

空气中,弥散著一股怪异的味道。

“陆先生?”主卧的门紧闭着,秦安臻敲了一下,无人应答。

打扫结束,主卧依旧没有动静。

“陆先生,我进来了。”门并没有上锁,秦安臻拧开了房门。

厚实的窗帘拉着,没有一点光亮,秦安臻摸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能够看见床上隆起的形状,那上面,睡着一个人。

“陆先生?”秦安臻再次唤了一声,朝着床边走了几步。

吃了退烧药,喝完小米粥的陆皓,气色明显看上去好了很多。

秦安臻接过空碗,语气里充满著担心,问道:“还是去医院吧?”她还是不放心。

陆皓勾勾唇,面色略微有些苍白,说:“你不就是医生吗?”

药效发作,陆皓沉沉睡着,秦安臻带上房门,准备去厨房炖点鸡汤。

刚从冰箱里拿出食材,门铃就响了。

陆皓一觉醒来,就看见女朋友冷兰心坐在床边。

陆皓没有说话,起身下床,出了一身汗,他这会需要去洗个热水澡。

“陆皓,我们谈谈。”

“没必要。”陆皓冷漠以对。

冷兰心看着走出房门的男人,咬咬下唇,没有说话。

陆皓冲了澡出来,冷兰心已经不见了,桌上留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陆皓,是我对不起你,请你谅解。

看着那熟悉的字体,陆皓将便签撕碎,丢进垃圾桶。

将毛巾随意丢在沙发上,陆皓进了厨房,盛了一大碗鸡汤,坐在餐桌旁,慢条斯理地喝起来。

一碗鸡汤见了底,胃里暖和了,陆皓又回了房间,接着睡觉。

10

1302病房,陆皓躺在那里,忽然就想起了秦安臻。十年了,那小姑娘长大了,陆皓知道,她一定是早就认出了自己,只是,装作陌生人而已。

例行检查,陆皓极为配合,秦安臻戴着大大的口罩,低垂着眼眸,专注于工作。而陆皓,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似乎是想要看穿那口罩掩盖下的真实想法。

“注意不要剧烈活动,防止伤口裂开,三天后就能出院。”秦安臻例行公事般的交代著,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


Source lin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