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别解剖我、别展览我”,这是“这个女人”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但她却未能如愿!!

一位叫楚格尼尼的塔斯马尼亚女子,死于1876年,她是不是最后一位死去的纯种原住民,人类学界一直有争论。因为还有研究称,塔斯马尼亚岛上的最后一位原住名,实际上死于1903年。因为当时的总督,为了搞人类学研究,掳了几名原住民女子到袋鼠岛。作为一个类别的人种,他们是在那里最后消失的。

14803847592225.jpg

但无论如何,人们还是选择了楚格尼尼的故事来传唱。因为她的故事最曲折,最富戏剧性,到最后,甚至有几分惊悚。

1803年,在英国殖民者到来之前,塔斯马尼亚岛上有大约1万名土著人,分属9个部族20个部落。他们之间的语言虽然相近,但总有些不同;他们在约定俗成的区域内各自生活,互不干扰。

直到白人的到来,打破了这种平衡,他们开始被杀、被驱逐、被奴役。当然,他们也杀白人,也偷他们的财产,烧他们的房屋。

14803848885159.jpg

楚格尼尼的父亲是布鲁尼岛上的帕瓦拉族酋长。17岁那年,她的母亲、叔叔、未婚夫和姐姐,不是被白人殖民者杀死,就是被抢去当奴隶。她自己,当着未婚夫的面,被强奸。

后来,她遇到了乔治‧罗宾逊。罗宾逊是总督亚瑟任命的调解官,专门处理英国人与原住民之间的矛盾。白人和当地人的冲突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持久,终于爆发了长达7年的“黑色战争”。

14803849274409.jpg

战争期间和战争之后,英国当局对土著人实施隔离定居政策,罗宾逊又成为这一政策的主要执行者。要把世代散居在塔斯马尼亚岛上不相往来的土著民,赶到统一的定居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他们对白人怀有仇恨。

为了达到目的,亚瑟总督颁布的奖励政策包括:凡活捉了土著人,无论男女老幼,均有奖励;凡劝说土著人自愿迁入隔离定居区,无论多寡,均有奖励。

14803850147184.jpg

土著人隔离定居区的主任委员,便是罗宾逊。因此,楚格尼尼常常陪着他去到各个部落和家庭,为他当翻译。据说在她的帮助下,罗宾逊的工作卓有成效。就这样,楚格尼尼和她的丈夫威廉·伦内,为罗宾逊工作了整整10年。

罗宾逊将自己与楚格尼尼的谈话、活动、楚格尼尼及其丈夫所在部族的一切,都记了下来,成为后来研究塔斯马尼亚土著的重要资料。

因为是罗宾逊的翻译,她在白人圈十分有名。不少远道而来的殖民者,和那些对异域风情特别着迷的艺术家,还专门去罗宾逊家见她,为她画像。她成为被画像、被塑像最多的塔斯马尼亚女人。

14803850515860.jpg

到1832年,岛上的土著居民从30年前的1万,锐减到200人。1861年时,幸存的土著人只剩下了14个,全都在27岁至50岁之间。他们来自10个部落,有9名妇女,4对夫妻,包括楚格尼尼和他的丈夫伦内。但是塔斯马尼亚妇女和他们的丈夫,似乎丧失了生育能力,多年没能产下一个纯粹血统的孩子。

由于土著人锐减,隔离区大大减少,罗宾逊也不再担任调解官和管理者,而是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楚格尼尼和丈夫离开罗宾逊,回到隔离区。1869年,她的丈夫伦内去世,是最后一个纯种的塔斯马尼亚男人。他的尸体被解剖,用于人种学研究。

14803850657462.jpg

为罗宾逊工作的10年,让楚格尼尼比别的塔斯马尼亚人,更明白自己的命运。丈夫死后的遭遇,更令楚格尼尼十分害怕。她一再恳求前去看望她的殖民地当局,给她一个体面的葬礼,不要解剖她,也不要拿她去展览,要把她烧掉,骨灰撒在她出生处的海湾。

1876年,楚格尼尼弥留之际,还在重复不要解剖我,不要展览的请求。但是,欧洲人那时对人种学研究的兴趣,正是高昂无比的时候。不但英国人,还有德国人和瑞士人、荷兰人都认为,塔斯马尼亚岛上的土著人,是最值得研究的人种,何况这个人种已经灭绝了。

14803850927648.jpg

那时,科学家们想得到塔斯马尼亚人的尸体,进行人种学研究。商人同样想得到他们的尸体,进行商业化的展览。买卖土著人的尸体,成了一门生意。所以楚格尼尼的愿望,并未能实现。

她死后,先是被葬在一个废弃的工厂旁。但是很快,英国皇家学会塔斯马尼分会将她的尸体掘出。她的骨骼、皮肤和头发,被采集下来送往不同的研究所。她的躯体,经处理后,放在塔斯马尼亚州首府的霍巴特博物馆展出,后来又在多家博物馆巡展。

14803851307578.jpg

直到1976年,楚格尼尼死亡将近100周年之后,她的尸体才被火化。骨灰如她所愿,撒向大海。1997年,英国埃尔塞特的皇家阿尔伯特纪念博物馆,将楚格尼尼的项链和手镯归还给了塔斯马尼亚。2002年,存放在英国皇家外科学院的楚格尼尼的头发和皮肤,也一并还了回去。

via


Source lin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