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世不布施,转身无贵人 ,席曼宁的故事(值得大家学习了)

                                                         大                                                                                               

14804775295234.jpg               

               

【累世不布施,转身无贵人~席曼宁的故事】

席曼宁过去曾三度入围金钟奖。每次她在准备得奖感言时,形式上虽条列大串感谢者名单,但她心中真正的OS只有一句:“感谢我自己。”出道以来,她秉持着南部人“肯作不怕无田犁”的冲劲,在演艺圈闯出一片天,“我很努力,不喝酒不打牌,吃了很多苦,这是我应得的。”三十五岁以前的她如是想。

三十七岁那年,她遭遇人生重大挫折,投资失利,无论事业、生活都面临巨大转变。同一年,她开始亲近佛法学习生命法则。九年后的今天,她不再觉得自己是只志得意满的孔雀,只是芸芸众生里“什么都不是”的凡人。她深深感受到生命修正后的喜悦,现在的她说:“我要感恩的人太多。”

~颈椎自动调整两度~

席曼宁以洋娃娃面孔、曼妙的身材、精湛的演技,在台湾电视圈打下高知名度,累积许多作品。她是第六代台南人,因为祖上有荷兰基因,赐予她天生深目高鼻,美貌成为她进演艺界的利器。席曼宁交过三个男朋友,但她自觉不是好情人,很少迁就男友的生活型态。她也不想生小孩,对婚姻完全不期待。她一心只挂念父母,曾夸言:“男友可以换五百个,但父母只有两个。”

二○○一年投资失利时,她极为不平地向父亲诉苦:“为什么?”学佛多年的爸爸只淡淡地说:“累世不布施,转身不见贵人影。”她疑惑地问:“现在布施来得及吗?”爸爸教育她:“能改变命运的只有行六度波罗蜜,六度首重布施,你布施的种子洒落在哪,就在哪发芽。”她是听话的女儿,为了改变命运,开始学习佛法,同时认养世界展望会的十三个孤儿。在大陆时,她也有机会为孤儿院募款,而日后真有来自大陆的多个工作因缘,应证行六度波罗蜜真能为自身带来能量的改变,而且真的召来意想不到的各种善缘。

学佛五年后,父亲说:“有法须有定。”于是她开始学习禅坐。她学习阿含经的禅定法门,从五分钟就开始不耐的初阶,到能感受身体进入深沉禅定中内脏的放松。那曾因长期姿势不良而呈S型的颈椎,在禅坐中释放出阵阵刺痛,个性坚持的她,一点都没松懈。

意外的是,八月学打坐,九月底去医院作颈椎例行的复诊时,医生看着X光片,惊讶地发现,她的颈椎自动调整两度!医生说:“不管妳做了什么,请妳继续做下去!”受到这样的鼓励,自此席曼宁养成每天打坐一小时的习惯,就算一大早就出门在外,睡前也一定要小坐一下。

~中年没有危机只有欢喜~

二○○一年起,席曼宁成为虔诚的佛教徒。“我一踏进佛法,就感觉很专注、很喜爱。除了让我感到轻安之外,几天之内如果没有打坐或看佛书,我就感到急躁不安,就像没见到情人。”她说。

接受本报采访的这一天,她让素昧平生的记者直探她的香闺,因为:“我要谈论的是佛的教法,我不想在外面纷纷扰扰的地方,我怕被干扰而说错话。”

席曼宁的“香闺”馨香袭人,但不是胭脂香粉,而是燃香供佛的檀香味。这里是她住了十五年的居所,在关渡半山腰大厦的八楼。从大片窗户看出去,可以俯瞰社区绿地,远眺观音山和淡水河出海口。

佛堂兼客厅是极简的和室设计,供著大自在观音菩萨。佛堂上,隐藏在巨大卧榻下的两个桌面拉出来后,即是十个人都坐得下的和室,她说是为了有朝一日请法用的,平时则是她一个人礼佛禅坐的圣地。餐厅也是很平常的设备,用了十五年还未改变。两块柠檬原汁冰块丢入五百CC的开水里,就是她用来待客及自己日常大量喝的饮品。

这里是她的家,也是她的菩提清境,在此,她卸下艺人光鲜亮丽外在,回到最清净简单本我。参加水忏之后,她更加珍惜资源,平常在家也不开冷气,不再用大浴缸泡澡,只冲澡并把水留在浴缸里拿来冲马桶和洗脚。她很感谢网路世界的通达,让她不必上街,也能在半夜下了戏后,能从管理员那里拎回一箱新鲜水果。她的脸书和博客经营得不错,和粉丝团互动良好。她不再在意广大但虚无的声名和赞誉,而愿仔细聆听每一个真诚声音。

这些年来,她的演艺事业仍然畅旺,但她内在的驱力却不在挑战新角色或更多片酬,而想多修行。“我不喝酒也不爱打牌,不聊天也不喝茶,在应酬的场合留不下来,所以机会都给了‘留得下来的人’。我推掉一些不如正法的工作,或者说,我已经满足了,不想再演一些不良示现的角色,虽然最后我可能面临‘没有工作’的情况,但不代表我的福报不见了。”她很安然地说。

女明星的“中年危机”比一般女性严重,敏锐而熟谙命理学的席曼宁早就把自己可能面临的“中年后”处境分析得很透彻,但她透过佛法,选一条自己非常欢喜而自在的路。她不认为宗教能直接赐予一个人有形的东西:“佛陀不是用来‘求’的,但祂是最好的老师。宗教只是导引我们进入另一种宏观人生的媒介,让我们对生命有选择权,而不是听任宿命的安排。对生命,我们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所以要把握每个能学习的当下!”

才四十六岁,难道对爱情和婚姻都不再动念?她说:“如果要有,我希望遇到和我同心同路的人,那才有可能成为伴侣。”这里的“心”和“路”,指的是佛法上的家庭、生活观念。这样的条件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但这不是席曼宁的重点,她在意的是活在每一个当下。自从习得佛门的种种妙法之后,不管外在的境遇怎么变化,她总是可以让身心灵找到一个安顿的所在。演艺圈绚丽多采、五欲六尘的工作背后,她因为学佛而拥有不同以往的恬静人生。

~禅悦是身心灵最好保养品~

说到禅坐的体验,席曼宁可以连讲两个小时都讲不完。女明星总是常被询问驻颜之道,席曼宁说:“打坐让人老得很慢。因为打坐时,呼吸变和缓,心跳变慢,从皮肤到内脏都放松下来,‘禅悦’是最好的保养品。”她坦言,这些年她很少逛街,保养品都是网路上订购的,“擦什么都差不多,而且脖子以下,根本照顾不到。”既然每个人都无法抗拒岁月对外表的“摧残”,何不面对真实的自我?席曼宁说:“透过内观法,我观察自己内在,发现欲望少了,压力少了,要求少了,潜意识干净了,而预知能力却提高了。因为单纯的心,让阿赖耶识升起。”

最近她为了参加“水忏法会”,正进行一○八天的斋戒。以前她会为了控制体重刻意不吃晚餐或吃全素,拍戏时也常吃素便当。但这次是为了忏悔累世所造诸恶业发愿吃全素,结果有了不同以往的体会:禅坐时更加轻安,身上排泄出的水分和废物,竟然没臭味!

以前的她,觉得自己“任何东西都买得起”;现在的她,买东西以前先想一下是“需要”还是“想要”。若一时不能判别,那就以一个礼拜为限,七天之后若还在想那个东西,那就买吧;但常常是七天之后,她就忘了那个东西了。

偶尔想虚荣一下,买个几万块的东西,这时,脑中就会出现一个声音:“七万?可以捐给世展会的孤儿七十个月哩!”于是,就算了。

via

Source lin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