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曾经恶毒地折磨他,好不容易“有了出息”,在病床上失禁的继母说了“一句话”竟让他放弃报复….!!

一位母亲,视继子为“累赘”使尽各种恶毒的“招数”折磨和羞辱他。然而,有朝一日,历尽磨难的继子终于在她惨无人道的虐待下有了“出息”。她却因意外事故摔伤致残,急需救援。

14458502014089.jpeg

面对曾经不可一世、如今却了无生气的继母,是幸灾乐祸,拍手称快,还是不计前嫌,伸出援助之手?

继母毫无人性的虐待

1972年,王勇在川西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呱呱坠地。但是,母亲却在他3岁那年因病永远离开了人世。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幼小的儿子成了远在某医院工作的王维忠的—块心病。王维忠是王家的一根“独苗”,父母早年过世,工作条件较差的他只好将儿子托给村里一户要好的人家照看。

可将儿子一直托给别人照料也不是个事啊!为了让儿子重新得到母爱。1974年底,王维忠经人牵线搭桥与本村两年前丧夫的何香玉结为了夫妻。

王维忠渴盼何香玉善待王勇,为儿子撑起一片晴空。谁知,这却是王维忠一厢情愿的想法,已有一儿一女的何香玉心里根本容不下小王勇,而视其为“拖累”。当王维忠带着无限牵挂返回重庆后,何香玉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幼年的王勇长得很丑,身上经常生疮,并且散发出—股臭气。这令生性喜好干净的何香玉“看不顺眼”,“难以忍受”。因此,她不准小王勇与一家人同桌吃饭,而是找了几块石头支了一张木板,让王勇单独“就餐”。同时,何香玉还不让王勇与自己亲生的孩子同屋睡觉,而是在猪圈旁边搭了一张床,让王勇“独居—室”。

如果仅此而已,那倒还没什么,但何香玉并未就此罢手。王勇吃饭吃得慢,何香玉数次打骂“调教”都不见成效,这便惹得她大为恼火,索性“命令”王勇每顿饭只准吃小半碗。这—来,小王勇成天便处于饥饿状态。有一次,饿得实在不行的王勇趁继母不在,翻箱例柜找了半天也没找见什么可以填肚子的,只好跑到猪食槽边抓猪食吃……这一幕恰好被来借农具的邻居发现了,他赶紧返回家中抓了—大把花生给王勇。但何香玉得知此事后却大发雷霆:“谁要是嫌我对他(王勇)不好,谁就过来把他领去养。”这一下,弄得邻居也不敢“可怜”小王勇了。被饥饿所迫,小王勇只好上山做“贼”,去地里偷玉米、红薯、番茄等东西吃。起初,“被盗”的人家都要站在山腰上骂一通“贼”,后来有人发现“作案者”竟是成天吃不饱穿不暖的小王勇,从此,地里丢了东西的村民们便不再站在山坡上骂贼了,善良的人们默许了王勇的“作案”行为。

—次,小王勇趁何香玉出门赶集,便溜出家门去和村里的小孩玩耍。谁知一玩便玩过了头,直到天色很晚他才恋恋不舍地往家走。远远地,他便从自家的方向闻到一股肉香。小王勇不觉大喜过望,赶紧蹦蹦跳跳进了家门。谁知在厨房里炒菜的何香玉见王勇回来,却把脸一沉,弯腰捡起—根粗大的棍子便朝王勇身上一通乱打。“叫你乱跑,我打死你。”何香玉恶狠狠地说。“妈妈,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别打了啊!”小王勇一边用手护住脑袋,—边向何香玉求饶。左邻右舍的人听到小王勇的哀叫,都纷纷跑过来替他求情,但何香玉却扯著嗓子说:“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们管。”人们只好又散去了。那一顿打,打断了棍子,打得王勇头上开了—个大口子。打完后,何香玉还不解气,将头上流着血的王勇推出门外,让他继续去“玩”,直到小王勇因失血过多晕倒在地,何香玉才把他拖进屋里。面对浑身是血的王勇,何香玉仅从灶膛里摸了—把草灰抹在王勇的伤口上了事……

平心而论,小孩子淘气调皮,训两句打两下无可非议,但何香玉对王勇总是“出口重”、“下手狠”,但凡看不惯小王勇,骂的开头—句都是“你这个小畜生”。有一次,小王勇不小心打碎了一口碗,这回,何香玉没打他也没骂他,而是拧著王勇的耳朵来到—个泥塘边上,猛地将他推进去。陷进泥塘的王勇吓得挥舞著小手直扑腾,弄得稀泥糊满了全身,何香玉站在岸上解气地说:“看你这回还长不长记性。”

毫无温暖可言的家对小王勇失去了吸引力。有一天,他被何香玉一顿没缘由的打骂之后,流着泪悄悄走出了家门。他躲进了离家两里多路的一座大山里。渴了就喝一口山泉,饿了就吃一口野果,困了倒头就睡在草丛里。王勇失踪之后,何香玉跟没事似的,该吃还吃,该喝还喝,一点也不着急。最后是村里的好心人自发去寻找,才把王勇领回了家门。

历经艰苦的求学路

1978年,在王维忠的强烈要求下,7岁多的王勇被何香玉送到村里的小学读书。

然而,流逝的时光并未改变何香玉对王勇的“看法”,相反,她更加厌恶他了。

王勇天资聪颖,可是哪怕是他拿着全班第一名的好成绩去向继母报喜时,继母也不会给他一个笑脸和一句表扬的话。因为王勇的学习成绩总是比何香玉亲生儿女的成绩好,她心有不甘,多次告诫亲生儿女一定要努力学习,“超”过王勇。谁曾想,因成绩好的缘故,竟然给小王勇引来了—场大祸。一天,王勇和比他高一年级的哥哥在一张桌上写作业,写着写着,小哥俩就炫耀起了考试成绩。王勇得知哥哥前几天考试得了95分时,不屑地说:“那有啥了不起,我还考了100分呢。”这话让哥哥脸上挂不住了,他起身把王勇推了个仰面朝天。王勇不甘示弱,爬起来照着哥哥脸上就是一巴掌,哥哥马上哭哭啼啼找母亲告状去了。正在割猪草的何香玉闻讯后提着—把菜刀出来了,她恶狠狠地对吓得面如土色的王勇喝问:“是哪只手打的?”王勇畏畏缩缩地伸出了右手,何香玉扬手就是一刀,王勇本能地缩回右手,但为时已晚,两个指头被砍破了一半,鲜血像泉水一样往外涌,疼得他满地打滚……

花谢花开中,王勇升入了初中。那时候,村里还没通电,照明全靠点煤油灯,但何香玉每月只给王勇半斤煤油照明学习。她不无嘲讽地说:“就凭你那个样子,还能考上大学?能省点油钱就省点油钱吧。”每个月半斤灯油对酷爱学习的王勇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可他又拿不著钱来买煤油。有一次,他听说附近山上有一种草能入中药,能卖钱,于是就利用星期天上山去采。夏天的日头很毒,可王勇却像感觉不到似的,四处找寻那种草药。夕阳西下时,他收获了一大背篓。可是第二天—早醒来,王勇却发现身上又红又痒,脸肿得跟蒸熟的馒头似的,原来那种草药容易引起人体皮肤过敏。但王勇没有畏缩,还是经常上山去采草药卖钱,换回了—壶壶供他照明学习的煤油。可是到了冬天,那种草药就没有了,这让王勇无计可施,生性倔强的他只好厚著脸皮东家求西家要。他不敢将煤油拿回家,怕挨继母的谩骂和责打,只好把煤油存放在离家不远的一个隐蔽的山洞里。最令王勇难以接受的是何香玉不准他每晚学习超过10点。无奈之下,王勇每晚等继母睡下后,便轻手轻脚地溜出家门,到存放煤油的山洞里学习,等到凌晨三四点钟才回到家中。这种学习方式,一直坚持到高中毕业。

王勇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高中,何香玉借口家庭经济拮据不让他上了(其实,那时候他们的家庭条件还是比较宽裕的,王维忠每月都会准时寄钱回来,何香玉在家种地并搞点副业,一般人家是比不上他们家的)。王勇无奈,一下跪在何香玉面前,恳求地说:“妈,你就再送我上学吧,读书的钱我以后会还你的。”于是,何香玉每次给王勇学费,都让他打“欠条”,留作“证据”。县高中离家有30多公里,何香玉要求王勇每个星期天都回家,帮助磨面粉、编竹器,拿到集市上去换他上学用的零花钱。如果王勇哪个星期有事回不来,何香玉就不会给他零花钱,王勇也就只好吃米汤泡饭,连打口菜汤的钱都没有,更别说吃肉菜了。每个星期天回家,王勇都不坐汽车,而是步行回家,为的就是省几毛钱。鉴于继母的苛刻,王勇不到万不得已不向她要钱。在课余时间,他经常偷偷跑去捡垃圾,帮人装卸货物等等,维持零用。

坎坷的经历磨炼了王勇坚毅的性格,他拚命学习,谁知上苍却和王勇开了—个天大的玩笑,1993年考大学,他以一分之差落榜了。为了再次跨入校门,也为了保持自尊,他没有找继母要钱,而是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凑齐了学费。在第二次高考前夕,何香玉没给王勇一分钱,王勇只好自己烙了lO多个馍馍作为考试期间的食物。苍天不负有心人,王勇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一所著名高校录取了。村里为此连续放了3场专场电影,以示对本村建国以来考上北京那所高等学府的第一人王勇的庆贺。但何香玉却没去分享儿子的喜悦,自个回娘家去了。

离开家门的那一天,怀揣乡亲们凑的学费的王勇没在送行的人群中发现继母,但他却在心底默默地说:“你等著,我还会回来的。”

面对病床上的继母

在北京学期间,王勇没有收到继母只字片言,他也同样没给继母写过一封信。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开阔了视野,陶冶了情操,这使王勇发现,原来生活是这么美好。但他却始终抹不去继母在他心底深处留下的阴影,每每想到过去,他的心就隐隐作痛。

四年的大学生活很快结束了。在上班后的王勇并没有急于回去找继母讨还“公道”,他决意要使自己回村时更“风光”一些,更“耀眼”一些。然而,靠拿几个死工资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心中的目的的。头脑灵活的王勇于是藉著改革东风,下海弄潮。他走南闯北,贩过服装,倒过电器,最终在建筑行业站稳了脚跟。腰包鼓起来之后,他与—位情投意合、温柔贤慧的姑娘结成了眷属。这时王勇觉得:回家是时候了!

2001年的一天,王勇开着自己的“桑塔纳”轿车风风光光地回到了村里,引得人们奔走相告:王家的娃儿有出息了。远远地,他就看到了自家那破败的房屋,想到曾经虐待自己的继母还住在此处,想到自己如今出人头地,他的心中涌起—阵快意。

然而,继母并不在家中。有人告诉他,何香玉半个多月前上山打柴,失脚从悬崖上摔下来,摔得不省人事住进了医院。

晚上,王勇在邻居家住了下来,邻居向他讲了何香玉的遭遇。其实,何香玉的命也挺苦的,她含辛茹苦地将自己亲生的一双儿女两次送进高中复习培养成大学生后,原以为能享福了,谁知儿女却很少回来看她,一年到头也不给何香玉寄—分钱,零花钱全靠王维忠每月寄来。这次何香玉摔伤,发了几封电报也没把儿女催回来。这次她住院全靠王维忠伺候。

听到此处,王勇神经质般仰天大笑起来,“她也有今天,这是报应,苍天有眼啊!”

第二天中午,王勇驾车赶到了医院。

当王勇推开病房门时,只见头发花白的继母腿上裹满了绷带.侧着身不停地呻吟著。他上前—把掀开何香玉的被子,对她说:“你看看我是谁?”但何香玉根本不能扭转身子过来看他了。王勇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说:“我是王勇.我就是那个曾经让你虐待过的王勇,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们今天又见面了!”……如果不是王维忠打水返回病房拉走王勇,他还会痛痛快快地说出压在心底许久的话。

王维忠告诉王勇,何香玉摔伤后,已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就连吃饭、上厕所都要人帮忙,家里为给她治病,已变卖了所有家产,还欠著医院一大笔钱,但也只能保住何香玉的命,却不能保住她的腿。王维忠劝他看在自己的份上,不要和—个病人计较了。说著说著,王维忠的眼里涌出了浑浊的泪花。但王勇却—言不发地走了,继母对他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5天后,王勇得知—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何香玉自杀未遂。原来,何香玉被王勇一顿奚落后,感到无脸再活在人世上,她用削苹果的水果刀割腕自杀,但被护士及时发现,才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何香玉的自杀不能不令王勇为之震惊,因为是他的一席话把何香玉逼上绝路的。另外让他震惊的一条原因是,继母竟然用死来悔过自己的罪孽,这种悔过的代价实在是太沉重了!

这让王勇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不原谅何香玉吧,她却用自杀的方式来寻求解脱和悔过;原谅何香玉吧,又实在不情愿,自己奋斗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出一口气么?妻子知道王勇的心思后,劝告他说:“以前她做的那些事确实对不住你,但她好歹养过你一场,况且现在已是病残之身,你应该去看看她。”

于是,王勇第二次走进了继母的病房。

病房里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臭味。原来,大小便失禁的何香玉将大便拉在了床上。当何香玉看见王勇时,她的眼中掠过一丝惶恐和愧疚,随即流下了一行浑浊的泪水。那一刻,王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瘦弱憔悴的老妇就是昔日心如蛇蝎的继母?在王勇默默转身离去之际,何香玉吃力地对他说:“勇娃,我对不起你啊!”

这句微弱的话语,牢牢地嵌在了王勇的脑海里,他的心灵受了强烈的震撼:继母以前虽说没有善待自己,但她真诚悔过,难道就不能给她一次机会吗?

思虑再三,王勇最终决定原谅继母的过错,让她安心度过人生晚年。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勇便和父亲轮流服侍何香玉。起初,何香玉说啥也不让王勇照顾,她无颜面对王勇。但王勇却真诚地说:“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不要放心上了。”他耐心细致地照料何香玉饮食起居,想方设法让何香玉配合治疗。何香玉有时心烦起来不想吃饭,王勇就假装生气地对她说:“你不吃饭我也不吃了。”在王勇的“要挟”下,何香玉只好含着热泪将王勇端来的饭菜接过来……

医院里呆久了,何香玉就想到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但她却不能下地行走,继母的心思被王勇发现后,他便买了辆轮椅,经常推著继母到医院外面晒太阳、看热闹……

有一天晚上10点多,何香玉无意中说起想吃西瓜,当时天上正下著瓢泼大雨,但王勇没有半点犹豫,马上就跑去买西瓜……等他把西瓜买回来时,全身上下被雨水淋透了……

3月10日,王勇从父亲口里得知那天是何香玉的生日,于是给何香玉买回一个大蛋糕。活了大半辈子也没吃过蛋糕的何香玉面对香喷喷的蛋糕却怎么也吃不下去,“勇娃,你跟了我那么多年,在你生日的时候,我连鸡蛋都没给煮过—个,如今,你却……”王勇赶紧安慰何香玉说:“那不怪你,当时的条件不同嘛!”

3月l5日,医院给何香玉下达了催款通知单,限她10天之内交清欠下的3万多元医疗费,否则,医院将不予治疗。这让何香玉愁肠百结。王勇得知后,马上替继母付清了欠下的医药费,并安慰她安心治病,以后的医药费,同样由他掏。面对被自己虐待过的王勇,何香玉再次流下眼泪:“勇娃,如果我死了,来世变牛变马也要偿还欠你的债啊!”


Source lin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