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一国之母”,没想到一夜之间竟沦为妓女!还开设了历史上最牛的妓院,坦言:比做皇后更有趣!

北周对高氏皇族还是网开一面,把男丁杀光,让女子们自谋职业,除了赏赐勋臣之外。胡太后此时身上已没有多少银两,只好靠变卖随身携带的首饰勉强生活。政治上又受到专政,类似于文化大革命中的伪军官太太、地主婆,也没有合适的人敢娶她们。

而她曾享受过太后的尊荣,何曾遭过这个罪?当然也不习惯下嫁民间过男耕女织的平民生活,她喜欢热闹的性爱,便留在城市讨生活。她除了自己身体的本钱外,还有前朝皇太后、皇后的金字招牌,这是一笔巨大的社会资源,她要利用这笔资源。

14806614176907.jpg

胡太后便对儿媳妇穆皇后道:“咱们女人想要存活下去也只有一条路好走,凭我们的牌子和漂亮盘子(脸蛋),一定能成为长安城中的风月班头。”到了此时,穆皇后又有何说?只好红著脸微微点头。北周朝廷处于羞辱失败者的角度考虑,大概很快就给她们发放了营业执照。于是,由胡太后又当粉子又当老鸨子又兼拉皮条,在长安的平康巷(长安城中妓女聚居地),高张艳帜,开始了娼妓生涯。

那年是577年的春末夏初,胡太后年龄刚过40岁,平时养尊处优,保养得好,用的是全国最先进的化妆品,看上去还不到30岁,而且更具有成熟的风韵。

14806614499888.jpg

她又深谙男女之道,犹是风情万种。她的儿媳妇、高纬的皇后穆黄花,也才20多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岁月。长安的风月场中从天而降两位皇后级的美女和资深美女,这消息足以颠覆一个国家。一下子居然名声大噪,成了风月场中的红人了。长安人士争相前往,一时盛况空前。生意好的不得了,她们的床位费一涨再涨,还是应接不暇。有钱的替有权的买单,无权无钱的只能过屠门而大嚼。最尴尬的就是那些有些小资本的商人和穷酸文人了,付不起昂贵的嫖资又有些情调,面对历史上这最有意思的女人和做过最高贵的皇后的女人,酸葡萄心里时时泛滥,骂她是最下贱的娼妓,哼,老子出钱,又贡献精液,让你快乐,傻瓜才干呐!似乎这样一说,精神就胜利了。

14806615378105.jpg

但胡太后做得自是快活,把床上运动作为自己人生的终极目标,每天就像吃了兴奋剂。据史书记载,她曾口出惊人之言,恬不知耻的对穆皇后兴奋地说:“现在看来,当娼妓比当皇后,更有乐趣。在宫里是几百个女人侍候一个男人,现在是一大帮男子侍候我一个,想来这也是天道轮回,命中注定之事。”

穆皇后也有同感。胡太后生性贪婪,把赚的银子全都抓在自己手里,只分得很少的脂粉钱,这使穆皇后有些不满。

我国历史上的皇后、皇太后很多,但像她这样荒淫无度、寡廉少耻、自甘堕落风尘的皇太后或者就是历史的唯一。

14806615943722.jpg

应该说,妓女都是吃青春饭的,可胡皇后以半老徐娘之身,仍然魅力四射,大张艳帜,室无虚客。穆黄花妖冶善媚,亦得狎客欢心。竟使得长安城夜无鳏夫,旷男不怨。何也?关键在于她是前朝的皇太后,其身价无比,出场费高。男人都有征服欲,借银子也要前往,谁不想和皇太后睡觉呢?况胡太后内挟淫技,犹有冶容。相传胡氏得夏姬之术,与人欢会,常如处子。所以,只要是生理正常的男子,无不以能一亲胡太后的肌肤为至上荣光,男人之间便多了一项谈资,多了一项炫耀的资本。

几年之后,有一个盐商,很富有,在朝廷上都有关系。什么都不缺了,心想,能再娶一个皇后或皇太后,那可是极风光的事了。虽然他对胡太后的床上功夫流连忘返,但岁月不饶人,胡太后毕竟是半老徐娘,且胡太后认为做妓女比作皇后都好,那世上还有什么职业能激起她的兴趣?于是就看中了穆皇后,劝她从良,愿意娶她作为偏房。

14806616114626.jpg

穆皇后也不愿意总这么混下去,便点头同意,与胡太后商量著拿走自己这几年挣的那一份银子。胡太后一听就翻了脸,说道:“你是我们妓院的台柱子,你一走,这生意还能火吗?要走也可以,得把身价银子留下来,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我也不多要,让那盐商拿500两银子给我,你愿意到哪儿就到哪儿,咱们算是两讫了。”

穆皇后哭道:“我卖笑挣来的万千两银子都哪儿去了?如今我想从良你还索要身价钱,当初我可不是你买来的,今天你不还我银子咱们没完。”胡太后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小婊子,哪里还有什么银子?这上下关系的疏通,地痞流氓的打点,都是我出面摆平,哪一样不要银子?你这一走,今后我饿死在哪儿还不知道呢?要银子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两人话不投机,扭打在了一起。

那盐商也知道穆皇后有银子存在胡太后处,就想把女人带银子一起弄到手,听得屋里厮打了起来,也进去帮忙。两拳难敌四手,胡太后哪是对手,被打得满地找牙,连喊饶命,只得把辛辛苦苦攒下的银子拱手交出。这一下子胡太后可就惨了,房钱,脂粉钱,米粮钱,都是一笔庞大的开支。为了多挣银子,吸引嫖客,妓院多次开展优惠活动,但人们追涨不追跌,生意反而较以前清淡了不少。

14806616314229.jpg

却说穆皇后跟随盐商回到了他的家乡,知道自己的老婆像母老虎一般,不敢把穆皇后带回家,安排在别处。可没过上两个月,他老婆就得知了消息。带上亲眷将穆皇后一顿好揍,赶出了家门,连换洗的随身衣裳都不许带走。穆皇后无路可去,只得一路乞讨再到长安,求胡太后收留,再不敢有从良的念头。胡太后从穆皇后走后,生意清淡,也巴不得她回来呐,就不计前嫌,接受了她。

看来这就是二人最后的也是最满意的归宿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胡太后从皇后沦落到烟花丛中恣行奸秽的人生轨迹,令人不由生发人生无常的感慨,而胡太后以之为乐,仿佛如鱼得水,则又令人悲哀不已。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的确有违道德操守,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爱钱,有人爱权。胡太后见过太多的真金白银和不受约束的权力,说风光曾经比谁都风光,说腐败曾经比谁都腐败,也算曾经沧海难为水吧,但性这个东西,是人之大欲,好色不分男女。

14806616833462.jpg

胡太后的好色,与其说是人性的堕落,不如说是人性的回归,只不过她曾有的皇太后的身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有些过了,以传统的伦理价值来衡量,离经叛道的意味就重了。

胡皇后死于何时,史书无明确记载,大约是公元581年至589年的隋朝开皇年间。做了十年妓女,最后病死在长安。她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由皇后改行做妓女的第一人。

14806616992348.jpg


Source lin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